五懒一笔

我试过销声匿迹,但始终无人问津。

随笔,





雪吹了几片沾在他如泼墨般的长发上,随着体温化去成了水滴,淌过他发梢。

他骨架纤细手掌却大,搭着我的手,沾了墨的笔尖梢点在我的手心,我欲将手抽会,却被牢牢的抓在了对方的手心

他继续轻点了几笔,我看了眼,他写了一个“心”字,我抬眼看着他低垂的眼眸,睫毛镀了光般扑闪,眼睛却没了任何明度

他说,你出了谷,总有一天会丢了这个东西。

那师兄就是因为丢了才回来的吗,我看着他哑然。

他沉默的背过了我,我看着他的肩膀微颤,那化了的雪水最后还是滴落了下来,啪嗒的溅在了绒毯上,我望着栏外无声的雪,谷里最后一声鸟叫也绝了

大概是冻死了罢,我收回了心,大概师兄的心也随着这场大雪冻死了。

评论

热度(3)